【APH】16:00暴雨将至 (预告)

又是我,ooc到哭。都市狗血故事。

主cp美食,副金钱

不喜拜拜,拒绝撕逼。

梗概:

王耀二十七岁了。

祖国的大好青年,211工程学校高材生,年纪轻轻事业有成,作为某知名房地产公司项目总经理,绝对标准的高富帅。

目前定居广州。工作一帆风顺,没什么问题,却遇到个人感情上的人生大危机——逼婚!对,在中国千千万万划水相亲党混迹数年后终于走向逼婚道路,对方还是个比自己表妹还公主病的girl,虽然对方喜欢他。

可是,大好青年王耀有一个圈内人都知道的秘密,他是个给。

母命难违。他还没做好出柜的打算?

不仅如此,原来的男朋友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小毛头,帅则帅也,但是幼稚的性格一看就是从美国来的...

废话

高考将至,我想放一个文儿,大概是说老王怎么改变人生的励志故事…应该是朝耀的,希望大家喜欢…

杂谈│“当我更新的时候我在想什么。”

是我,天上地下第一虚荣的俗人,文章俗气人也俗气。希望你们夸夸我,嘻嘻。

脑洞聚集地:

转过来与君共勉,感谢LOF主


迷野:



听说大家需要无水印原图,特放出与诸君共勉。



悄咪咪发520的照片_(:з」∠)_

非常狗屎的伪预告

最近可迷短打( ˙-˙ )可喜欢现代狗血了。

下一个坑:《16:00暴雨将至》

对,题目长这样的↑都是香港发生的狗血故事(bushi)

依旧是短打。CP应该是米耀和美食组,主美食,我怎么那么喜欢大三角??好像台风虐得眉毛有点过了………

梗概:

王耀二十七岁了。

祖国的大好青年,211工程学校高材生,年纪轻轻事业有成,作为某知名房地产公司项目总经理,绝对标准的高富帅。

目前定居广州。工作一帆风顺,没什么问题,却遇到个人感情上的人生大危机——逼婚!对,在中国千千万万划水相亲党混迹数年后终于走向逼婚道路,对方还是个比自己表妹还公主病的girl,虽然对方喜欢他。

可是,大好青年王耀有一...

【APH】18:00台风过境

全文走微博
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09605423734071#_0


不知道哪有敏感词我日


谢谢大家,520快乐


欢迎评论交流 ,意思就是,快来找我玩好吗我今天真的很惨,一个人。


终于完了


也许以后会有续集·········


【APH】18:00台风过境 (预告)

CP红茶会,年龄设定为27亚瑟,24王耀,25阿尔弗雷德

520贺文,所以这周别的不更了,最近考试忙死…

三观不正,慎入,考试降临脾气很臭不撕逼*3

没捉虫

00

"隐约雷鸣,阴霾天空。但盼风雨来,能留你在此。"

01

六月

"今年的八号风球预计将于六月十二日下午六点左右登陆香港……"

空荡荡的客厅,与阳台连接的滑动玻璃门已经被关的紧紧的,透过被断断续续的疾风吹得嘭嘭作响的玻璃门,看到阳台外的天空,是灰色的,土灰色,混杂着即将沉入黑夜的藏蓝色,还有一些浅金色,粉紫色,不知哪里来的脏乱的天色。

外面真的很喧嚣,今年第一个风球,城市被迫陷...

【APH】 VOGUE (06.5)

我怎么那么能??

小小的发一个刀片,虽然不是很刀。

短打

06.5

纽约的夜景同样浸泡在繁荣的,光怪陆离的霓虹交彩中。车辆来来去去,灯光黏糊接连成一条条光丝,交织成像光纤一样在城市中交错的银河,从高处看,就像是生生不息的纽约的脉络。

 

阿尔弗雷德把王耀带去了他在主城区的公寓,高层的公寓拥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,能够俯瞰纽约城,站在高处欣赏这个被誉为梦想之城的舞台,有高高在上的满足感。明明一层薄薄的玻璃之外喧嚣无比,却统统被拦截在隔音玻璃外,公寓里只有寂静。

 

冬季昼短夜长,他们到达公寓的时候,天色刚刚沉入黑夜。王耀跟着阿尔弗雷德走进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里又更为...

【APH】 VOGUE (重修加长版-06)

如你所见,被吞了,一怒之下加了肉。和剧情。火大

可以的话

又偶偶西又垃圾,不撕逼,有啥不满的拜拜了您嘞。

红色金钱,黑三角修罗场。

06

北美洲的秋天很短,十一月初,北冰洋干冷的寒冷空气南下,东海岸繁荣的城市带一夜间变成纷纷扬扬初雪降临人间的城池,纽约迎来了今年的第一次寒潮。

 

阿尔弗雷德的新电影票房仗打相当漂亮,三天之内突破一亿,数据显示,该电影在其他国家的反响也相当不错,接下来,如无意外,这就是这位北美小天王走向全球天王行列的跳板了。新电影片邀和大奖提名,各类专访和代言像漫天雪花一样纷至而来,而坐在王座上傲视群雄的小天王又一次爆发出让人叹为观止的光芒。甚至刷新了几...

【APH】百年孤独 - 中上

黑三角,
三观不正

溃败。

王耀不知道本田究竟对自己积怨多年,他扪心自问,这些年来自己对家中子弟算得上是不短吃穿不短玩,他从前没有什么情人,一颗心全都剖给家人。这回子说不后悔是假话了,他从未想到竹林里萧萧肃肃的清秀少年原来一肚子污脏的恶水,只觉得自己可笑,一双眼偏偏生在头顶,不知道放下来看人,到头来捡了只白眼狼回来。

"我过去太天真,太容易相信人。"

他躺在床上闭目养神,实际上不断恶化的伤口,纵使是阿尔弗雷德送来的止痛药也不过是隔靴搔痒,治标不治本的,好的了这一处,另一处又隐隐作痛。

"阿尔弗,你不要再送给我了,这些药对我没有用,不如拿去医院,给那些病人用...

© 秋山QIU SHAN|Powered by LOFTER